您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新闻动态
戴姆勒或遭10亿欧元重罚,排放造假顽疾何时去病根?<

类别: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14 10:31   浏览:

/uploads/allimg/190811/20190811020509yhfobq3yqci375017.jpg

近日,路透社报道称,德国监管机构KBA准备对戴姆勒进行高达8亿到10亿欧元的处罚,以惩处其在柴油排放中的舞弊行为。

有知情人对德媒透露,德国监管机构已经在奔驰的C级和E级轿车中发现了用于作弊的软件。而奔驰也于早前召回了总共涉及28万辆柴油版汽车。而德国监管机构根据每款车处罚5000欧元,总共或将达到10亿欧元的巨款。而对于这则报道,KBA的发言人表示,调查正在进行之中,最终的结果或将在今年年底才能公布。而戴姆勒对于该则传闻暂时并没有进行官方回应。

/uploads/allimg/190811/201908110205104edqhqt2klo375018.jpg

德国监管机构对于戴姆勒的调查始于2017年,5月份,斯图加特检方大规模搜查了戴姆勒在德国的多处办公室。根据Automotive News报道,斯图加特检方办公室确认,包括23名检察长和230名调查人员在内的调查组搜查了戴姆勒在德国的11处办公室,涉及的办公室包括德国巴登弗腾堡邦、柏林、下萨克森、萨克森等。检方表示,这次调查的起因在于戴姆勒某些员工可能对柴油乘用车尾气处理装置进行欺诈和虚假宣传。

同年7月,戴姆勒董事会批准了一项涉及总数高达300万柴油车的欧洲召回计划,并且将斥资2.2亿欧元推进该项措施。对于德国监管机构即将开出的巨额罚单,戴姆勒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其在第二季度已经计提了总共42亿欧元的特别支出,以应对包括尾气必发888造假罚款和高田气囊事件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柴油门事件,德国监管机构已经相继对大众、保时捷、戴姆勒开出了巨额罚单 ,由于排放丑闻大众汽车已支付超过300亿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款。但在全球范围内,排放造假似乎成为了全球汽车产业内屡禁不止的“顽疾”。

/uploads/allimg/190811/20190811020511pvo1fm0looy375020.jpg

去年8月,日本三家车企被曝出尾气排放造假,日本国土交通省8月初宣布,在有关新车尾气排放和燃油经济性的检查中发现,铃木、马自达和雅马哈这3家公司存在数据造假。据悉,铃木公司在对2012年6月以后生产的12,819辆汽车进行抽查后,发现其中6,401辆存在篡改数据的问题。雅马哈公司对2016年1月以后生产的335辆摩托车进行抽查,发现其中7辆存在数据造假。马自达公司则是对2014年11月以后生产的1,875辆汽车进行抽查,发现其中72辆存在数据造假问题。

有关日本汽车的油耗和排放测试丑闻最早始于三菱汽车,2016年三菱公司承认在油耗和尾气排放测试上有进行篡改数据。2017年,日产汽车公司和斯巴鲁还被揭发雇用没有职业资格的人进行汽车安全检查等。

在国内,也有多家车企因为尾气造假被开具罚单。今年6月份,北京生态环境局对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开具了一张行政处罚决定单。该处罚单责令江淮针对污染控制装置以次充好,冒充排放检验合格产品出厂销售的违法行为停产整治,并没收违法所得879836.54元,处货值金额(货值金额 84740800.00元)二倍罚款169481600元,罚款总额达到了1.7亿元。

/uploads/allimg/190811/20190811020511cbyyegt2eaw375021.jpg

在2016年,北京市环保局曾对长安汽车开出过一张为378万的罚单,原因是长安旗下的CS751.8T车型和睿骋车型排放超标,除罚款外还没收在北京市场销售所得金额1620.5万元。而在江淮之前,车企因排放被处罚金额最大的是去年1月由环保部向山东凯马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山东唐骏欧铃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做出的处罚决定,罚款金额逾3877万元。

而在江淮之前,车企因排放被处罚金额最大的是去年1月由环保部向山东凯马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山东唐骏欧铃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做出的处罚决定,罚款金额逾3877万元。

/uploads/allimg/190811/20190811020513budqng3h1yg375023.jpg

江淮更非“初犯”,据公开报道,早在2014年,在部分地区率先实施国四排放标准之时,江淮重卡就被央视《焦点访谈》曝光,其通过修改车辆合格证上发动机的型号和编码,以国三冒充国四。当时江淮汽车方面表示,该行为是经销商所为,将严格管理销售渠道。但《焦点访谈》调查指出,这种排放造假没有厂商的配合是做不成的。

虽然各国相继开出了巨额的罚单,不少的车企高层们还因为造假而下课甚至铃铛入狱,但汽车圈排放造假之风要想得到根本的除根,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与造假的斗争依旧前路漫漫。